Morkaria莫天

各种音游+FGO
qq139844637
欢迎扩列 虽然大概没什么人会看见

从大羽子写的死亡30题里挑了几题来写【

各种脑洞,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【
-
窒息

Halcyon居然同意了和其他人一起去海边,虽然他并不会下海游泳。
安静地躺在沙滩上晒太阳比游泳好多了,Halcyon这么想着,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等他睁开双眼,才发现刚才的阳光明媚已经消失殆尽。
他急忙望向港口,但那里什么也没有--他们还在海上等待着即将来临的暴风雨。
他们的结局,恐怕会和Cexy一样。
他飞向天空,寻找着那群熟悉的身影。终于,那条在海浪中挣扎的小船出现在他的视线中。
他靠近剧烈摇晃的小船,想抓住青发少女的手--但还没有抓到,她就被浪花卷进大海。
这种生来就有的恐惧是根本无法克服的,在这之前他一直这么认为。而此时此刻,他却毫不犹豫地跳进海水里,把水中的少女推向海面。他望着他们把少女重新拉上了船,才放下心。
海洋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。
他还没有失去知觉,但似乎是出于本能--他没有挣扎,或是说挣扎也没有用,只是越沉越深。
光线越来越暗,于是他缓缓地闭上了眼。
...只能来世再见了。
-
明明己经把毒药换掉了啊

“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吗?你就这么...讨厌我吗?”
白发的魔女感到不解。
“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,你为什么还要背叛我?”
少年沉默着,想把手中的剑刺向自己的心脏。
“即使刺穿心脏,我的魔法仍旧可以使你复活呦。”魔女猜到了他想做什么,“被刺穿心脏也好,被三明治毒死也好,我都有办法使你重生。”
“现在,把剑对准我,让我知道你真正的能力吧--不然我怎么让你变得更优秀呢?亲爱的兰斯洛特0号。”
“……”
让我亲手杀掉所爱之人,我做不到。
“诶--不要从悬崖上往下跳啊,零件很难找的,还可能摔坏呢。”
“我说了多少次啦,你的心脏是永不损坏的。”
“真的把肚子吃烂了啊...你的运气真是差极了。还是说...你是故意的呢?”
我会用尽全力,结束我的生命。
他又找到了一瓶毒药,准备再一次尝试自杀。
“我不会允许你这么做,兰斯洛特0号。”
魔女悄悄地换掉了毒药,然后望着兰斯洛特0号一饮而尽,期待着他发现毒药被换掉的表情。
不出所料,他十分不解地看着手中的毒药瓶和魔女。
但出乎意料的是,他在下一秒就Softly merge in to the sky了,留下一地药瓶的碎片。
“诶?怎么会这样?这样就连拼装都不能拼装了啊......”她捡起地上的碎片仔细查看,“...原来是换错了,真是可惜。”
“但是没关系,我将创造出比兰斯洛特0号更完美的存在。”
“新的骑士就命名为--加拉哈德1号好了。”
-
另一个人格的消失

金发少年站在战场的遗迹上,迷茫地环顾四周。
身体中的另一个人和一个蓝发少年一起,彻底消失了。
他甚至怀疑这件事是否真的发生过--但身旁死伤惨重的众神和手中的神剑告诉他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他身体中的另一个人格--那本不属于他的意志,操纵着他的躯体毁灭了天界。
世界上唯一还守护着他的人,也因此消失了。
他们已经融为一体。
“我活着…还有什么意义呢?”
“我的存在…真的是正确的吗?”
“是我导致那个守护我,帮助我,拯救我的人消失了。”
“我毁掉了这个美丽的世界,这一切都是因为我。”
可这真的不是你的错。
“现在...你用生命换取了我控制自己和控制这股强大的力量的权利。”
“但我已经没有理由活下去了。”
我的家庭,我的父母,我的守护者。
所有人都不在了。
少年用“他们”的全部力量恢复了天界,使它看起来就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--如果这里没有死去的众神。
“你看...你的家乡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了,这还是那个永远晴空万里的美丽的天界。”
“对不起。”
金发少年流下了最后一滴眼泪,随后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神剑刺向心脏。
-
一墙之隔的你消逝殆尽的生命

“快跑……”
一个女仆正拉着一位红发少女奔跑着,但少女甩开了女仆的手,向身后一座华丽的建筑跑去。透过墙上的精致的玻璃,少女看到了让她一生也不能忘怀的一幕--她的父母被反叛的圣骑士们刺穿了,而自己最好的朋友--Iris就站在旁边,却无动于衷。
就连你也不能拯救我们了吗。
“Rosabell…快跑啊!”
宫殿内的Iris似乎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,她认出了Rosabell,却没敢说出来--那会要了她的命。她从人群中挤了出来,跑到Rosabell刚才站着的位置,却发现她早已经走远了。
“Rosabell……”
不是贵族的她又能去哪里呢?但至少她能活下来了。
“祝你好运。”
-
计算错误

“从这里跳下去的话,是不会摔死的,我有好好计算喔。”青发少女自信满满地说道。
“…你的计算真的是准确的吗?。”
“嗯……受点小伤还是有可能的啦。”
“…不是那种致命的小伤吧。”
“怎么会呢!”她有些无语,“我要和你一起跳下去啊。”
“喔,那就好。”
金发的少女将剑系在身上,然后走到悬崖边上,抓住了青发少女的手--为了防止青发少女将她抛下。
“3,2,1,跳--!”
当两位少女的身影在云雾中消失,追杀她们的人这才慢慢悠悠地走出来:“…计算出错了,天真的少女。不知道是失误,还是有意出错的呢?”
不出所料,她们没有被任何东西拦住--她们要摔死了。谷底的荆棘正在等待着她们。
“Freedom Dive!为什么会这样!”金发的少女朝着名为Freedom Dive的少女怒吼道,“你不是说过计算不会出错的吗!?”
她突然发现,青发少女的手已经不在自己的手里了。
她向上望去,Freedom Dive的身后出现了一对翅膀,她宛如一个天使--杀戮的天使。
“你输了,VITMaster。”

……

就这样结束了吗……

不!不可能!

VITMaster迅速地把剑插到崖壁上,以减缓她下落的速度。最后她成功的落到地上了,但被空中的荆棘网划得遍体鳞伤。
“为什么…Freedom Dive…你为什么要…这么做……”
我们明明可以继续合作下去,直到最后一刻啊。
“诶...我的确没有要害死你的意思,确实是计算错误了。我总不可能和你一起死吧。”
因为不会危及自己的生命,就对计算的结果那么轻视!?
“…毕竟我们不是一个阵营的人嘛w。”
“…但是,这样的话……”
“我完全不担心队友的问题。”Freedom Dive猜出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,“仔细看看这些荆棘...很眼熟吧?”
尖锐的刺散发着淡蓝色的光。
“…Halcyon?”
话音刚落,一把银色的剑刺穿了她的心脏。
沾染着鲜血的荆棘网消失了。
“谢谢你能帮我,Halcyon。”
“不用谢,我也只是为了活下去。”
“那么,来组队吧?”
“…但到最后一定会互相残杀,不是吗。”
“那是之后的事情啦~现在,我们一起想办法活下去,一起来消灭更多的敌人吧--队友也不一定喔。”
“…就这样吧。”
-
如果没有转身就好了

阶梯总算是搭完了。
从天而降的少女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像影子一样的人。他为了帮助少女回到原来的世界,不断地演奏使树长高。
一切都意外的顺利,除了中途树在20米的地方停留了一段时间。
现在,她可以到达天窗了。
“Deemo……”
在这里待了这么久,还是会怀恋这里啊。
尤其是Deemo,总会给她一种亲切的感觉。
Deemo最后一次拥抱了她,她狠下心,转身走到青蓝色的浮台上。
最终演奏开始了。
随着琴声响起,浮台开始向天空飘去。她回头望向Deemo,才发现他黑色的外壳已经褪去;而留下的熟悉的身影,正是她那死去的哥哥,Hans。
又是这样…又要离开哥哥了……
这一次...我一定不能再醒来了……
哪怕是……
她从浮台上站起来,然后纵身一跃--她再次掉到了树的底部。
好痛,就像当时被车撞了一样。
这样就能让一切都回到最开始了吧?
--但是并没有。
随着浮台接近天窗,整个世界开始崩坏。Hans慌忙地从树顶跑了下来,少女看到了他,扑进了他的怀里。
哪怕是死亡,我也要和你在一起。
他们随着整个世界消失在星空中。
少女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
-
不死

我身边的亲人一个个地死去了,但我还活着。
距离上一次来这里已经过去几百年了?
我以这样的方式活下去,真的是正确的吗?
我真的...还活着吗?
她拖着笨重的机械的身躯在废墟上漫无目的地走着,被瘟疫侵略过的世界已经没有任何生机。尘封的记忆存储器还在运行,但它已经起不了任何作用了。
已经没有多少内存可以使用了。换句话说,她要么遗弃曾经作为人类的记忆和情感,要么停止接收新的信息。
她不知道该如何选择,于是她停下了脚步,过多的行动和思考也会占据内存。
先清理掉一些没用的记忆吧。
在整理记忆时,她无意中发现了一个似乎还没有废弃的记忆存储器。
于是她站起来,拍拍身上的土,毫无精神地继续向前行走。
经历了太多的事情,她已经疲倦不堪了。
请给我死亡的权力,杀了我,那是对我的怜悯。

评论(5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