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karia莫天

各种音游+FGO
qq139844637
欢迎扩列 虽然大概没什么人会看见

After Pulses(Platinum+Iris)

当你看到一个已经死去的人站在面前时,那种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。这一切都令人不敢相信。

“又见面了。”

她的眼中闪烁着心律,星云围绕在我们身边。

“简直不可思议。”

星星像闪耀的宝石一样点缀在宇宙中,但没有一颗比她更闪耀。

“发生了什么?愿意告诉我吗?”

她变了许多,又什么都没变。

“我们剩下的时间可不多了,你不说点什么吗?”

我想告诉她很多事情,但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“好吧。”

我变成了一只渡鸦,变成了这个漆黑的群体中的一个。

她蹲了下来,喂给我们不知从何而来的谷粒。我想这大概也是神的恩赐吧。

我衔着一枚戒指,轻轻地放到她的手中。

“原来在你这里啊……这枚戒指陪伴了我相当久的时间呢,谢谢你帮我送回来。”

这是我很久以前送给她的礼物,或者说是我心中的护身符。

那是在大树还未枯萎,渡鸦还未破壳,鸢尾还未发芽的时候——在战争开始之前,我们就预料到卷入这场战争注定会战死沙场,却又不得不参与进去。

原本这条不归之路上只有她孤身一人。

在最终的战争来临时,她拎起枪向外走,我喊住了她。

“必须去吗?”我蜷缩在角落里,不敢看她的背影。这也许就是永别了。

“是的,我必须去。”她也许给了我一个离别前的微笑,也许还是那么严肃。我从她的语气中读不出任何东西。

我下定决心站了起来,走到她面前摊开了手。

那是一枚白金戒指。

我从我的母亲那里得到了它,据说它能守护它的主人。它有一些神秘的传说,她一直不相信,可我却一直觉得这些传说是真的。

“戴上这个,它会守护你的。”

“噗。”她想笑,她觉得我相信这些故事很幼稚。但她还是戴上了。

“没时间了,我该走了。”她向门口走去。

我做出了让我自己都觉得吃惊的决定。

“等一下!”我小跑几步跟上她,“我也要去!”

她停下了脚步。她似乎并没有感到出乎意料,也没有拒绝我,从腰间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枪递给我。“喏。”

我接过手枪,和她一起离开了这乱世中最后的庇护所。

门前的鸢尾还未盛开。

她向远处抛出了更多的谷粒,渡鸦们立即去争抢,最后消失在宇宙中。

“真的只有一点点时间和空间呢。”

但足够了。

到了。

我的意识在逐渐消散,就像之前倒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。我听到有人在像我呼唤她一样呼唤我,可那不过是我的幻觉。

我将拉着她的手再次到达那个空虚的世界,直到记忆被彻底抹去。那时候,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了。

我看到了自己的眼睛,我的心跳越来越弱了,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这片星空和那群扔在争抢食物的渡鸦。直到那条线再也没有任何波动,我心甘情愿地闭上了双眼,因为最后的遗愿已经完成了。

可是我没有死去。

当我再睁开眼的时候,我已经不是一只渡鸦了,我看到苍白的手臂代替了漆黑的翅膀,黑色的羽衣变成了白色的布衣——只不过心脏那里是空的罢了。

渡鸦们一动不动,落到一半的树叶也停留在半空中。

“神告诉过你,这个世界的秩序由我们掌控。不是吗?”

我惊讶地看着她拔掉了耳朵上链接着维持生命器械的电线,那些复杂的机械在一瞬间脱落了,她变回了原来的样子——和以前一模一样。

“干嘛这么看着我?很奇怪吗?”

“要做到这一点,很简单啊——只要把时间永远暂停就——”

“这么做会激怒神?那是我们死去之后的事情了。现在,这是一个距离毁灭只有一秒——不,准确地说还不到一秒的世界,但它永远都不会毁灭。”

这一切都出乎意料,无论是对我还是对神来说,而她毫不在乎。但她说的确实没错。

“既然恢复原型了就说句话吧?现在我们有充裕的时间了哦。”她把手背在身后朝我微笑,似乎藏着什么。

我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,摇了摇头。

“这个是你最喜欢的花吧?”她拿出一朵蓝色的鸢尾别在我的头发上,“以前家里种了许多呢。”

可惜我们临走前也没看到它盛开的容颜。在即将毁灭的世界观看鸢尾花绽开的过程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如果有哪一位还在艰难地活着的人愿意在我的墓碑前种一颗鸢尾,我将感激不尽。

“喂……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我笑着回答,“我在想原来的世界。”

“那里以前是很好啦……不过战争爆发后就完全不同了。还有什么值得留恋吗?”

“的确……没什么了。”

只要意志仍在,活在哪个时空都无所谓。

这一切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。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