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karia莫天

各种音游+FGO
qq139844637
欢迎扩列 虽然大概没什么人会看见

一个产出部的蜜汁课题

作为CL厨怎么能不写CL呢
-
我真的来到了这个世界——这个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世界。这里是传说中的天神生活的地方,被创世神赐予了「Upper」的名字。
它仿佛是在画家笔下描绘出的精致的白色天空之城,拥有着比人界更加美丽而神秘的建筑和生物。水中倒映着蓝天的影子,云雾溶于湖水之中,使人找不到天空与湖水的分界。街道上没有人,整个世界出奇的安静,除了柔和的风声再听不到任何声音。白色花瓣随风飞舞,轻轻地落在水面。
我感到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震撼。
然而,就在这时,一个少年的声音突然打破了宁静。
“很抱歉。请问你有见到我的父母吗?或者说……哪里能找到死去的人呢?这里……是天界吧?”
我转过头,是一个和我差不多高的金发少年。他的眼睛十分奇特,左眼是如湖水般清澈的蔚蓝色,右眼却是混沌的血红色——我知道那是不属于他的颜色。
“Meteo。”
我不自觉地喊出了这个名字。我紧紧地拥抱了他,即使这没有任何意义。他本该等待着Meteor的到来,现在却先找到了我。
“……诶?”少年有些吃惊,更多的是疑惑。
我的出现也许能改变他的命运。我可以告诉他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,让他知道事情的真相以及绝望的代价。如果现在告诉他,也许还有机会逆转故事的结局。
我松开胳膊,把手搭上他的肩膀:“Meteo,你听我说,你——”
我突然意识到,即使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,也无法拯救他。我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罢了——我没有Meteor那样的力量。即使告诉面前的少年,也改变不了什么。那只会让Meteor更加痛苦和疑惑。我没有说下去,叹了口气,无奈地放开了他。
我看到那个蓝发少年正往这边走来——他才是真正能够拯救Meteo的人。即使我知道未来将要发生的事,知道这个故事从开头到结尾的一切,但我什么都改变不了。Meteo仍然疑惑地看着我,于是我指向Meteor的方向:“去找那个人吧……他会解决你所有的疑惑。”
说完我便冲向身后的建筑群——接下来将是整篇故事的一个转折点。我不敢看他们,靠着墙倾听着他们的对话,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。

过了许久,他们的对话终止了。我知道这象征着什么。我还是忍不住望向站在不远处的两个人——Meteo低头哭泣着,Meteor想要安慰他,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终于,抽泣声停止了,他的脸上露出了不属于这个身体原主的诡异的笑容。他抬起头,左眼中的蓝天被一片猩红抹去了。很快,这片刺眼的红色扩大到整个世界的天空。碎裂的红水晶在Meteo手中凝成一把神剑,它承载着无人可及的、属于Viz的力量,也封印着可怜的Meteo的灵魂。
“Meteor,好久不见喔。和你一起待了那么久,没想到回到天界见到的第一个人又是……啊,抱歉,你是第二个,之前似乎见到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呢。不过没关系,我不妨告诉你接下来的行动——我要用这个孩子的身体去毁灭你的家园喔。不管怎么说,这个世界由我创造,我有这样的权力吧?”少年的话里带着挑衅的意味。
金色瞳孔中闪烁着绝望。
Meteo——或许该说是「Meteoz」或是「Vieteo」?被Viz彻底控制的Meteo拿着剑向远方走去,那副神气的样子好像他已经胜利了一样——在天界悠久的历史中,他从未输给任何人。Meteor跪在地上,用双手捂着脸无声地哭泣。那也许是他作为一个伟大的天神第一次流泪——即使他看上去是一个和Meteo差不多大的孩子。他明明没有做错什么。我走过去,蹲在Meteor的身边。
“Meteor……对不起。我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却什么都改变不了。”
可Viz是能知道整个经过的吧?他作为凌驾一切的全能之神,难道无法预测自己的消亡?创造了天界的他,又为何要毁灭这一切?我不明白他的立场究竟是什么,也无法理解他的做法。
“没关系……我一定会把他救出来的。我该走了。”
蓝发少年擦了擦脸上的眼泪,站起来坚定地望向Meteo离开的方向,拔出腰间的短剑,然后冲向战场。
我不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和他们见面。我必须做些什么,于是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快速奔跑,我甚至觉得我超越了光的速度。我赶到战场,看到Leiv正尝试着获取Viz的力量。Meteo抬起手臂——我知道他一挥手Leiv就会重伤倒地,所以我试图拦住他,却被甩开了。但我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,也许是因为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。
Leiv就像故事记载的一样倒下了,只是时间晚了一些而已。Meteor也已经到达战场,准备着最后的进攻——我还是什么都改变不了。也许到最后,我也只能做一个旁观者。
他做出了一生中最后的决定。在一片硝烟中,扔下手中的短剑,毫无防备地冲向将利刃对准他的Meteo。当神剑刺穿了他们的心脏,悲剧将迎来落幕。
Meteor将在血与泪中消逝于青空。他的身躯会化为一颗颗闪耀的流星,在夜空中燃烧,盘旋,飞升,直到消失在天空的心脏。他和Viz的灵魂与记忆将属于Meteo,成为他们留给世界的最后遗产。等Meteo在开满鲜红的扶桑花的巨大骨架上醒来,他的眼睛再次恢复蔚蓝色,看到美丽而神秘的天界已经化为废墟,又明白了一切的真相——他会释放他们的灵魂,耗尽一切去恢复这个世界。然后,已然一无所有的他将用那把在黄昏下闪耀的神剑刺向自己的心脏。
当天界夜幕降临,人界迎来破晓,两个世界将归于和平,他们的存在也将成为历史。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指向这个悲惨的结局,什么都没有改变。

“不。”
可我不能放弃。我不想让他们承受这样的命运,我被赋予了拯救他们的机会,却没有那样的能力。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剑。那把聚集着力量的神剑。
于是我不顾一切地冲向Meteo。我不知道我的想法是否有用,但我必须尝试。
“醒醒吧,Meteo。”
我夺过他手中的神剑,转身冲向Meteor身后。捡起那把被他抛弃的锋利的短剑,用它击碎了镶嵌在剑柄上的红宝石。我听到来自凤凰的尖叫声,他的力量正在飞速流失。缠绕在短剑上的植物飞速生长,掩埋了金色的剑柄。我扔下那把神剑,宝石里的力量钻出藤蔓之间的缝隙飞向空中,聚集成一颗闪耀的星星。最后像烟花一样爆破,散落在世界的每个角落。光芒所及之处,都恢复了原状。夜幕降临,一切都似乎没有发生过。
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也包括我自己。
“你做了什么?你究竟……是谁?”
众神议论纷纷,但我没有力气去回应他们。

结束了吗?我终于……成功了吗?

不。
我看到不远处的金发少年半跪在地上,痛苦地捂着心脏。他抬起头,再次尝试着站起来。还来不及庆贺的天神们恐惧地后退,我下意识地拿起神剑。他没有成功,于是一次又一次地尝试。黄昏之战仍未结束,他作为创世之神的存在,绝不会轻易消失。
“哈……哈哈哈……你们以为……这样就结束了吗!”
最终,他站了起来,摇摇晃晃地朝我走来。我已经没有力气逃跑了。我凝视着他的眼睛,仍是一片混浊的血红色。当他来到我的面前时,我闭上了眼睛。

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于是我睁开眼,看到Meteor挡在我的面前。他抱住了面前的金发少年,但这一次不会再有那把刺穿他的身体的剑了。Meteo想推开他,但是没有成功。蓝发少年的手伸向Meteo的后背,似乎在空中抓住了什么,然后用力一扯——在被触碰到的一瞬间显现出的凤凰之翼随即消散在空中,被操控的金发少年终于倒在地上。天界战胜了他的创造者与毁灭者。
我也算是……帮到你们了吧?
我瘫倒在地上,我已经精疲力尽了。Meteor向我伸出了他的手,拉起我之后给了我一个温暖的怀抱:“谢谢你。”
我看不到他的表情,但他一定是在微笑——那是没有掺杂一丝绝望的笑。之后,他向苏醒过来的Meteo解释了一切。一番交谈过后,他们决定先去人界安葬Meteo的父母。
“我可以一起去吗?”我问道。
“可以。”Meteor回头冲我笑了笑,这次我看到了。
我们来到了被称为「Lower」的人界。这里的时间与天界正相反,刚刚迎来黎明。四处都是战火,繁华的Centriata城也在那场流星雨中被摧毁了。我们在废墟中找到了他们——临死之前,他们还紧紧地拉着手。
我们在城镇旁边的树林里埋葬了他们。Meteo一直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,他们和这个城镇曾是他最重要的心理支柱。Meteor拍了拍他的肩,想让他尽量好受一些。相比起来,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我们聊了起来。交流了许多关于天界和人界的事情,也分享了一些有趣的故事。快乐的时光总是十分短暂,我们也该告别了。
“你必须回去吗?”
“是的。「Lower」的秩序由我们掌控着,每个神掌控着不同的力量,因此少了任何一个都不行——Viz之前可给我们添了不少麻烦。如果我不回去的话……”Meteor笑了笑,“也许你们以后就无法再向流星许愿了。”
Meteor必须回到天界。下一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,亦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见面。他走向远处的光——那是通向天界的道路。或许是出于担心,他在离开我们的视线之前停下了脚步,转身留下了最后一句话。

“Meteo,活下去。我会在天空中继续注视着你,与无数星辰一同守护你——直到永远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4)